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地位
     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或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历史,是中国共产党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十年的中华苏维埃运动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受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和表彰。中华苏维埃政府赞扬它“在打击进攻苏区的敌人方面,在深人土地革命方面,在苏维埃建设方面,在白区工作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成绩。”毛泽东同志更是把它誉为“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称它是“坚强的苏维埃阵地”,并授予“苏维埃模范省”的光荣称号。表彰“他们把群众生活和革命战争联系起来了,他们把革命的工作方法问题和革命的工作任务问题同时解决了。他们是认真地在那里进行工作,他们是仔细地在那里解决问题,他们在革命面前是真正负起了责任,他们是革命战争的良好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他们又是群众生活的良好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也称颂它是“典型的红色根据地”,“不仅革命根据地搞的好,军队也搞的好”,“群众工作做得好。”“尤其赞扬经济工作。”
     这块革命根据地重要的历史地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建立较子又比较巩固,是当时全国六大苏区之一
     1.弋横暴动与弋横苏维埃的建立是比较早的大革命时期,湘鄂赣粤四省的农民运动飞跃发展,已成为全国农民运动的中心,这就为大革命失败后,中国苏维埃运动首先在这些地区产生、发展以至成为苏维埃运动的中心区域奠定了基础。方志敏较早地认识到农民问题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作用和武装斗争在中国革命中的特殊地位,在大革命时期就以主要精力在江西从事农民运动,成为江西农民运动的先驱。并与邵式平一起在党组织条件较好的弋横,进行了武装夺取政权,实现“一切政权旧农会”的成功的尝试,从而为弋横起义的较早发动和弋横苏维埃的建立打下了思想基础和实践基础。弋横起义是在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的直接领导下,于1927年年关爆发的,这在大革命失败后全国此起彼伏的大小一百多次武装起义中是比较早的。不仅如此,当起义遭挫折时能及时转入游击战争,建立弋横根据地,建立弋横苏维埃政权,而且经过方胜峰会议坚决打击投降妥协的观念,采取各种得力措施把它巩固下来了,这在当时全国众多的武装起义中是难能可贵的;当时武装起义虽多,但建立根据地的只是一小部分,坚持下来的就更少。
     2.1930年赣东北革命根据地被中央定为全国六大苏维埃根据地之一
     弋横起义和弋横苏维埃的建立为赣东北各地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创建了成功的经验。在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领导同志的精心组织下,通过开展白区工作,逐步组织地方起义的办法,使德兴、贵溪、余江、万年、上饶、铅山,先后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29年10月1日在此基础上,召开了第一次信江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信江苏维埃政府。1930年5月又出击赣北,战绩显著,使信江根据地发展至赣东北,7月组建了红十军。1930年10月中央就将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确定为全国六大根据地之一。正如同月28日,中央在给赣东北特委并红军前委的指示信中所说的:“赣东北苏维埃区域是六大苏维埃根据地之一(即1.中央区——湘鄂赣及赣西南;2.湘西、鄂西;3.鄂东北;4.赣东北;5.闽粤赣;6.广西)。”这块根据地也是比较巩固的。坚持,,212农武装割据”达七年之久,即使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斗争失败了,仍然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可以说在土地革命战争的十年中都发挥了它的重要作用。其主要原因从主观上说是以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为代表的党组织比较有力量和政策的正确。首先根据地的创建发展是发动农民从地方起义逐渐做起的,群众基础好。随后又正确处理了根据地巩固与扩大的辩证关系,提出了“进攻的巩固;巩固的发展”的波浪式的推进政策。根据地内部的党建、军事、土地、经济等各方面的政策多是从实际出发的受到群众的欢迎。虽然这里也受到立三路线的干扰,但他们作出了有效的抵制,即使对王明路线的破坏也在某些方面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抵制。1933年底,曾洪易到中央苏区参加六届五中全会,方志敏担任闽浙赣省委书记期间,提出了“保卫基本苏区”,“创建新的苏区”的战略思想,并采取具体措施,使各方面的工作有了某些转变,只是次年春五中全会精神的到来,才使这些转变未能坚持下去,皖南苏区也因此没有巩固起来。致使后来的抗日先遣队在皖南未得到应有的帮助。
     (二)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是中央苏区的“有力的右翼”和东北屏障

     1.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战略地位
     根据地位于闽浙皖赣四省边界,东临浙江大海,西连江西鄱阳湖,北靠安徽长江,南达福建闽江,是祖国“东南半壁”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山峦叠嶂,河流纵横,且当时交通不便,军事上地势险要。经济上物产丰盈,具有“工农武装割据”的良好条件。它靠近南京、上海等地,严重威胁着国民党政权的统治中心。它紧靠中央苏区,与湘赣根据地互为犄角,分别从左右两个方面拱卫着中央苏区,是中央苏区的“有力的右翼”和东北屏障。这样,它的存在和发展,自然牵制敌人一大批兵力,在反“围剿”的斗争中,在推动整个中华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中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毛泽东对闽浙赣根据地的战略地位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关键时刻,毛泽东之所以提出红军主力出击苏浙皖赣,威胁敌之根本重地,迫使敌人回援根本重地而撤兵,以打破敌人“围剿”的战略性建议,固然原因很多,但也包括考虑到了这一地带有群众基础,特别是有闽浙赣根据地可以发挥作用。这一建议是很正确的。当时,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的中央,拒不采用此计划,才使这一主张未能实现。后来毛泽东会见方志纯忆起这件事时,再次说到:“其实,那个时候,即使中央苏区丢了,还可以到你们那里去。你们背靠武夷山,以武夷山为中心发展,可以直逼杭州,威胁南京,敌人是不会丢掉老巢不管的。”
     2.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了有力的支援和帮助,充分发挥了“东北屏障”的作用
     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帮助,主要表现在军事上。1933年1月,中央电令红十军南渡信江策应一方面军,以共同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当时对中央的这一命令红十军指战员曾感到突然,因为不了解一方面军的作战计划。红十军是闽浙赣苏区的主力红军,同样面临着粉碎敌人第四次“围剿”的任务。离开了,根据地怎么办?但他们为顾全大局,坚决地服从了。1月25日邵式平、周建屏、方志纯随军行动,后被留在中央苏区工作。临别前方志敏还交待邵式平:“一切都听从中央指挥!1月25日,渡河后的红十军主力与前来迎接的中央红三军团在贵溪的上清宫会师了。红十军进人中央根据地后,即改为红十一军。当时,在“左”倾冒险主义控制下的中央,以交换经验为名,撤换了红十军营以上的干部,军长周建屏调去学习,邵式平也离开了部队。但久经考验,有光荣斗争传统的红十军,仍然担负和完成了开辟信(江)抚(河)新苏区的任务并配合中央主力红军在宜黄的黄陂、登仙桥一带,获空前胜利,消灭了进攻根据地敌人的右翼。此后,红十一军扩大为红七军团,被留在中央根据地。1934年红七军团被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调走后,方志敏等在地方武装赤警师的基础上重建了新十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当敌人逼近闽浙赣革命根据地首府葛源的紧急关头,中央又责成闽浙赣省委将新十军与红七军团合并,组成红十军团继续完成北上抗日先遣队的任务。对此,闽浙赣根据地再次坚决服从了中央的决定。当时方志敏“痔疮大发,每天流很多脓血,不但不能走路或骑马,而且不能坐椅子,要坐总是半躺着坐”,但他还是抱着“党要我做什么事,虽死不辞”的态度,忍痛率队出发了。英勇悲壮的北抗日先遣队的斗争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它牵制敌人大量兵力,掩护中央红军长征的历史功绩是永远不可磨灭的。
     在经济上,闽浙赣根据地也不时地支援中央一些经费。当时,负责苏区财经具体工作的谢文清在《回忆赣东北苏区银行经济工作》中写道:方志敏同志说过中央苏区大,人多开支大,经济来源有限,我们要尽力支援。记得以后送去过两次金银,一次是红十军调中央苏区带去的,一次是1932年冬省苏维埃警卫连护送去的(二箱金条,每箱50条,每条10两;白洋48箱,每箱400元)。
     当时党的文件的记载也说明1930年至1932年,每年都支援了不少经费。1930年:“我们此间可以提十万元金子给中央,请中央派交通来提取。”1931年:“中央要提款,已付了三百两金子,不过这里财政也非常困难,恐慌到了万分。”1932年:“兹交汪辰同志寄来纯金共十条,计净重一百两,和前交杨同志寄来二百五十两共三百五十两。”
     (三)赣东北革命根据地被誉为“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苏维埃模范省”为中国革命的新道路的开辟及其理论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1.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在开辟中国革命新道路中的历史贡献
     “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权权”的中国革命正确道路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大革命失败之后,把马列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共同开辟出来的。当时全国众多的大小的各次武装起义都发生在由大革命失败向土地革命战争转折的时期;都是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论起义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不论是否建立了根据地,是否坚持下来,都对开辟这个革命的新道路做出了贡献。弋横起义和弋横根据地的创建自然是成功之例,其历史贡献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说毛泽东是第一个成功的开路先锋的话,那么方志敏、邵式平、黄道和其他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也属“开路先锋”之内。“开路先锋”是一个群体不是指一个人;如果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第一块成功的铺路石的话,那么,其他根据地就是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中国革命的新道路就是由这些大小的、不完全相同的铺路石铺就成的。弋横起义和信江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在开辟革命新道路中的具体贡献主要在于:创建了在没有正规武装作基础的条件下,依靠党的工作和深厚的群众基础通过农民起义也能建立根据地的成功经验;在根据地的发展方面,是从地方起义慢慢做起的,比较巩固,是用这样类型发展根据地的典型代表;在根据地的内部建设方面,无论是党的建设、政权建设、军事建设、文教建设,特别是在经济建设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把闽浙皖赣边界落后的农村,造成了先进的巩固的根据地,建成了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伟大的革命阵地,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2.赣东北革命根据地成功的实践经验和方志敏等关于“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促进了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道路理论的形成
     1930年毛泽东撰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和《反对本本主义》标志着毛泽东关于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道路理论的形成。因为毛泽东进一步解决了这条道路的核心问题即把党的工作重点放在农村。他之所以能解决这一核心问题,首先是囚为1930年全国已有大小15块根据地和近十万的红军,革命买践已证明这条道路是正确的,越走越宽广,从而使他对农村根琚地和红军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产生了新的飞跃。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毛泽东也正是通过说明农村根据地、红军的意义和战略作用来阐明党的工作重心应放在农村这一重要思想的。他不仅精辟地指出了“红军、游击队和红色区域的建立和发展,是半殖民地中国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斗争的最高形式和半殖民地农民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并且无疑义的是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最重要因素”。而且还列举了四块根据地作为样板。指出:“朱毛式、贺龙式、李文林式、方志敏式之有根据地的,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红军游击队与广大农民群众紧密地配合着组织着从斗争中训练着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武装组织从乡暴动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地方红军以至于超地方红军的,政权是波浪式向前扩大的政策,是无疑义地正确的。”由此可见,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直接促进了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新道路理论的形成。
     方志敏、邵式平、黄道都是农民出身的革命知识分子,他们不仅有“工农武装割据”的经验,制定了正确的政策,而且在理论上也有所成绩。特别是方志敏善于进行理论思考,把实践经验上升到理论,提出了一系列有关“工农武装割据”和革命道路的思想理论主张,比如关于“领导农民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关于加强根据地党的建设及其反错误倾向斗争的思想;关于苏维埃政权建设的思想;关于红军建设及战略战术的思想;关于土地革命和经济建设的思想,关于根据地文化建设的思想;关于加强白区工作的思想等。这些思想集中反映在《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赣东北苏维埃创立的历史}《建设我们铁的红军》《怎样做乡苏维埃工作》《关于白区乡村工作的几个问题》等著述中。这些思想不仅当年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道路的理论,而且至今仍闪烁着理论的光辉,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的特点

南昌大学图书馆版权所有
© Library Of NanChang University
弘扬方志敏精神 方志敏生平著作 民族英雄方志敏